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薇 > 老爸高尚全:坦荡安然,直面生死!

老爸高尚全:坦荡安然,直面生死!

 
金子一般闪耀的最后时光——缅怀我敬爱的老爸高尚全(三)
    坦荡安然,直面生死!
 
      4月21日是特别难熬的一天!
 
      头一天夜里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无数个念头在脑海里闪过:第二天的增强CT后,万一老爸的检查确认是不治之症,我该如何面对?妈妈若是情绪激动、接受不了,我该如何稳定她的情绪?要不要对老爸隐瞒病情?九十多数高龄的老爸会有怎样的反应?。。。各种场景在我脑海中如过山车般闪过。我默默告诉自己:爸妈年事已高,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崩溃,我必须坚强!我必须要让妈妈精神上有依靠!让老爸能安心养病!
 
       21日一大早,我强压着内心的忐忑不安,准备好老爸平常日子的早餐--鸡蛋、牛奶、面包、苹果统统带上车,和妈妈一起送老爸去医院。
 
       老爸的增强CT检查进行了近一个小时,我的内心像大海的浪潮,起伏跌宕。我祈祷老天最终还我一个健康的老爸!老爸被推出影像室时,我连忙冲上前去递给他早已备好的早餐。老爸虽然非常虚弱,但还是给了我一个会心的微笑,一个坚强的眼神。
 
       会诊的医生没有直接给我们答案,但已经安排好了老爸的住院事宜,要求老爸立即住院。起初,老爸还嘟囔着要赶紧回家抓紧修改书稿,不愿意留在医院。刚巧其中一位医生是老爸的嘉定老乡,还是同一中学的忘年校友。老乡“哄”老乡:“您不彻底检查一下,把身体养好,怎么能改书稿呢?“ 老爸最终不置可否,被医生和妈妈陪着推进了住院大楼。
 
注:病重的老爸需要大量的睡眠来提高免疫力。每晚最令我安心的事就是拉着老爸的手、头靠头地枕着,待他熟睡后再离开床旁。
 
       疫情期间,医院的病房管理特别严格和细致,规定病人只能有一位家属陪护。妈妈是协和退休的医护人员,当仁不让地承担起陪护老爸的责任,老爸也离不开妈妈。我只能做个“打杂工”,给爸妈取送日常生活用品。当天下午三点多,接到妈妈压抑不住的哭诉:“老爸被确认是癌症晚期,肝胆胰腺已多器官占位病变,并远端转移到了淋巴!“ 听到这个消息,我的眼泪喷涌而出,眼前全是模糊。我哽咽地劝妈妈一定不能告诉老爸,一定不能在老爸面前哭,一定要坚强,一定要平静地陪护好老爸。
 
       三天后老爸住院的医护团队召集我们家人到医院全面介绍老爸病情,并签署各种知情同意书。随后,我要求替换妈妈进院陪护老爸,我不能让也是高龄的妈妈身心继续受煎熬。尽管我知道自己的医护知识远远不够,服侍病人又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但我就是挂念老爸,我想尽一切努力分分秒秒地陪着老爸,让他开心让他安心。
 
       自打我进入病房陪护老爸,每天令我不得不面对的问题就是:要不要告知老爸病情?用何种方式告知他?要说到什么程度?要采取何种治疗方案?。。。很幸运,老爸的主管医生和医护团队非常专业、细致、且富有人情味。他们给我和妈妈仔细耐心地分析了手术切除、化疗和放疗各自的利弊、风险和疗效,供我们做最终决定。其实,鉴于老爸的癌细胞已多处转移,放疗和手术已然不适用,只剩化疗了,但是他们对化疗疗效的评估是:只有平均疗效30%的一半不到,可风险却更大。比较了各种方案后,医生们觉得保守治疗、营养支持或许更适合老爸。医生们同时建议:每天给老爸做各种检查,注射多种针剂,老爸是一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智者,他不可能不明白,应该告知他实情,这样他还能更好地配合治疗。我们认同医生的意见,但直接面对老爸,应怎么开这个口呢!
 
       4月27日上午,主治医生走进病房,和我一起对老爸说:高老,我们要和您谈一谈您的病情。老爸微微抬起波澜不惊的眼睑,平静地回应:好啊,我一直在等着你们给我说一说呢。
 
       我在一旁紧紧地握着床栏、使劲咬着嘴唇,眼泪不听话地流淌着。直到医生婉转地讲完病情,离开病房以后,老爸才转脸看向我说:“薇薇,你把知道的情况详细告诉我,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在他信任而严肃的直视下,我怎能瞒骗他、我又怎能瞒骗得了他?!我情不自禁牢牢地握着老爸的双手,迎着他的目光,把残酷的病情和各种治疗方案的利弊一字一字说出来。我清楚地看见老爸仅仅是眼神隐隐一丝闪动,嘴角抿了一抿。 看着我断了线的泪水,老爸怜爱地望着我,用力握着我的双手摇动着,仿佛在安慰我,给我力量:“好女儿,没事的,不要怕,听天由命!” 在我情绪稍微缓和下来以后,老爸坦然地笑着对我说:“我选择保守疗法,不要再浪费医疗资源了!”
 
       后来我不知多少次回想起老爸面对病魔的平静、坦然和勇敢,从心底里敬佩老爸。这是他一生面对艰难困苦和重大选择的一贯态度。老爸是一位智者,更是一位勇士!我为这样的老爸骄傲不已!
 
女儿薇薇
 
2021年7月2日
 
 



推荐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