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何薇 > 缅怀我的先生高尚全

缅怀我的先生高尚全

博主按:6月27日,父亲周年忌日。整整一年了,但父亲又仿佛从未离开过我们。我的母亲与父亲携手几十年,风风雨雨,她们的感情也只有她们自己才最能体悟。母亲的这篇小文,寄托了对父亲深深的思念。

 

“尚全你在哪里?出差该回来了!你难道真的离我而去再也不回来了?”

   过去的一年里,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你的身影随处可见:书房写字台前你伏案写作,客厅沙发上你定时观看新闻联播,花园长椅上你搂着小狗在阅读报纸,健身器旁你扩肩压腿、舒展拉伸。。。你仿佛依然生活在我们中间。你的书房,我和女儿薇薇到现在都原封没动,怕惊动你的思考,更怕改动之后你就真的回不来了。

   尚全,我曾向你调侃:“你是我的大树,我是你的拐棍儿。拐棍儿只能帮你走路,大树底下可真是好乘凉呀。”如今大树没有了,我一人如何面对风雨?呜呼!女儿有一天对我说,我们过去生活在你的慈爱里,我们未来充满对你的美好回忆。这句话说出了现在我的心情:对你感激不尽,忆念不断!

 

一生只为“改革”

我是医务工作者,没有做过别的工作。和尚全朝夕相处的岁月里,读他的文章,陪他去全国各地演讲,使我这个非专业人士对计划经济、市场经济、宏观微观、中等收入陷阱、财政和货币政策等等经济学概念也耳濡目染、略知一二了。我逐渐明白中国经济改革前进的脚步是多么艰难,尚全作为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践行者和政策制定的参与者又要面对多么大的压力和阻力、肩负多么沉重的历史使命!他为此付出毕生的心血和精力,我由衷敬佩他!

记得2007年我陪同尚全去美国开会,有一篇文稿发到他的邮箱里要赶在报社的发稿截止前审阅修改。尚全不顾正在倒时差,立即改稿,我也起床帮他。他边看稿边口述修改意见,我充当秘书负责输入电脑,我俩通宵达旦,终于在截稿前按时发稿。完成工作之后,尚全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拍手欢笑。

七八十岁的尚全精神饱满,他腰板挺拔、健步如飞,一般人赶不上他的步伐。他爱运动,网球、乒乓球、台球、游泳样样行。尚全有着健康的体魄和敏锐的思维,他每天坚持走万步路,读万字书,和年轻人一样天天去体改研究会上班、看文件、写稿件、出席各种会议。尚全每天都坚持他的工作,不断探索中国经济改革的宏伟大业。他每天阅读大量的报刊杂志、修改书稿或文件、还常和年轻的经济学者和企业家们交流,了解各行业的发展趋势、面临的挑战并探讨解决之道。这样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一直持续到他八十八岁才改为半日制工作。即使这样,他每天早晨8:15雷打不动地出门上班,中午在单位吃过午餐后回家,下午在家还是继续工作!

尚全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战线上的老将,他经常说“经历中国经济改革全过程的人已经不多了,我要只争朝夕,在我有生之年把我所经历的、所思考的、所践行的都写下来留给后人借鉴, 避免他们走弯路!”为此,他编写了一系列改革著作,住进医院还在审稿改稿,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真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烛成灰泪始干”。

 

(注:2020年12月31日傍晚,尚全在朝阳糖尿病医院住院期间带病修改新书书稿) 

 

宽厚温和的谦谦君子

 尚全是上海嘉定人,生活简朴细致,从不铺张浪费,待人宽厚谦和。尚全很爱护他指导的博士生们,对于他们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尚全都会竭尽所能去帮助,是学生们的良师益友。尚全对待家人不仅有担当,更是体贴关怀备至。他从来不疾言厉色,从来不训喝别人,他发出的最大声响就是打喷嚏,每次都会把家里的小狗吓一跳。 记得有一次去柬埔寨,我因水土不服、肠胃不舒服,便想取消第二天去吴哥窟的计划。女儿说“吴哥窟是世界文化遗产,不去太遗憾了。”尚全为了打消我的顾虑,就主动请缨“我来搀扶你,拉着你一道去看吴哥窟吧”。第二天他的步子稳健有力,牵着我的手缓步前行。背后的女儿见景叫了一声“老爸老妈!”我俩不约而同地回头一望,女儿抓拍了这一瞬间,为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注:2012年7月吴哥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文革时期机关干部下干校劳动锻炼,尚全说他能肩扛五十斤大米四平八稳地走下来,这样的负重压在他瘦小的身躯上,听着就让人心疼。在干校的业余时间,他在附近的山林里选来竹节,精巧地雕刻了一个笔筒,还用毛笔在笔筒上用蝇头小楷书写了七律“冬云”,他的字写得清秀有劲。竹节笔筒是我们家里的宝贝,它至今还在尚全的书桌上,时常让我们想起尚全的多才多艺,坚忍不拔。

在干校期间尚全经常给同事们剪发,他的这项“技能”日后也展示给了我。在家里有一次我的头发长了,他就自告奋勇给我理发。尚全戴上老花镜,神情专注,口里还念叨着“这是在干校练出来的本事”。

 

俗话说少来夫妻老来伴儿,进入老年生活后,我和尚全彼此关心,彼此呵护。他常说不管大事小事,都要为对方考虑。每当他看到我光脚穿拖鞋,他就会及时提醒我“要穿上袜子,脚冷对身体不好,要学会自己照顾好自己”。当时我还嫌他“啰嗦”,如今想起他的话是那样的亲切感人。

尚全在机关食堂吃完午饭回家,经常一进门就会问我“午饭吃了吗?”说着他会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块烤红薯或者紫米面小馒头、 小蛋糕等开胃品给我,“快吃吧,还热乎着呢!”知冷知热、问寒问暖的尚全,至今仍然让我回味着人生的甘甜。

2016年我们一起、也是最后一次回尚全位于上海嘉定的老家。我们应邀参观了嘉定新建成的图书馆,他当场就表示百年后会将自己出版的书籍、平日里积攒的工作笔记以及收藏的一些书籍和物件捐给图书馆。2021年5月,躺在医院病榻上的尚全授权嘉定图书馆将他大部分的藏书和笔记运去嘉定,他还叮嘱一直在病房陪护的女儿要把这件事落实好,他希望用他微薄的力量去鼓励家乡的后辈们努力读书、建设好祖国。尚全的遗愿已经实现,天国里的他可以宽慰了。

 

星河闪耀,满目是你 

尚全,你是真的走了!没有你陪伴的这一年让我寝食难安。每当我遇到困难、遇到不舒心的事,我就会燃起檀香,在你的照片前向你诉说,希望你的在天之灵一如既往地呵护我。如今,我生命中的大树没有了,牵着我的大手不在了,我会学着你的样子,坚强不屈,笑对人生!

偶然间翻出一张我在长白山脚下为你抓拍的旧照:你正笑眯眯地荡着秋千,就像阳光下的孩子。或许这就是天堂里你现在的样子吧!尚全,我由衷地祈愿天堂里的你没有烦恼、没有忧虑、没有劳累,有的只是健康、快乐和安宁!

 

                                                                                              深深思念你的美伦

2022年6月26日



推荐 9